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The Paper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5-11 16:18   
摘要:北京飞絮主要是毛白杨的种子形成的。毛白杨在北京地区种植比较多,而且果期集中,所以会在短时间内形成大量飞絮。这几种树木的共同特征就是树木生长速度比较快,形成景观所需的时间比较少,而且树势树形适宜作为行道树使用,所以用的比较广泛。 原话题:我是

  北京飞絮主要是毛白杨的种子形成的。毛白杨在北京地区种植比较多,而且果期集中,所以会在短时间内形成大量飞絮。这几种树木的共同特征就是树木生长速度比较快,形成景观所需的时间比较少,而且树势树形适宜作为行道树使用,所以用的比较广泛。

  原话题:我是华东师大中文系副教授魏泉,如何辨别“假语录”与“真名言”,问吧!

  假语录为什么有市场,是因为其中有一定的哲理,还是说击中了某些人脆弱的心灵?

  名人名言作为一种话语资源,是有其先天优势的。同样一句话,普通人说出来,人微言轻,名人说出来,可能就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和回应。所以,在发表讲话和撰写文章时,引用名人名言,无疑可以增强说服力(也常常显得说话人览群书,知识渊)。而且很多名人说过无数的金玉良言,比如关于世界观和人生观,爱因斯坦是怎么说的,达尔文是怎么说的,通过后人的引用,会让我们受到很多启发和教益。但是“假语录”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而伪造名人名言,其结果就会混淆视听,造成一部分人认知的混,也会给名人的声誉造成一定损害。假语录之所以有市场,跟大众的愚昧程度有关系,跟心灵是脆弱还是坚强关系不大。

  原话题:我是华东师大中文系副教授魏泉,如何辨别“假语录”与“真名言”,问吧!

  老师您好,我是电子科大计算机士生,假鸡汤假语录和谣言识别这个方向在自然语言处理中似乎研究尚少,您觉得AI在这方面有没有应用落地的可能?

  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我也特别关注现在网络大数据环境下谣言泛滥的现象(谣言的传播速度往往比真实新闻的传播速度快得多)。比如现在的网络门户和热搜上榜消息,有一个最大的衡量标准就是点击率,而点击率背后是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我也请教过搞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语言处理的学者,是否可以设计出一种能够分辨谣言的算法来过滤网上大量的谣言信息?好像目前还不能做到。这也是我想跟你请教的问题,我在研究的“类谣言文体”就是想总结出一些谣言帖的修辞特征,希望对算法的改进能有所帮助(我对算法是外行,不知道是否可行?)。比如我认为“求转发”就是一种“谣言体”,因为其核心诉求不是求真相而是求扩散,哪怕这条信息本身不是谣言,也是使用了一种“谣言体”。经过这样的分析论证,是不是可以在算法中屏蔽掉所有使用了这种“谣言体”的信息?相关的话题还有很多,比如鸡汤文、标题党,都是有比较鲜明的语言修辞特征的,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跨学科题目,非常希望你以后能在这方面做出成绩。

  加藤教授您好,平成30年里,日本诞生了“宅”这种特殊群体文化,并且传播到了中国。根据各方面渠道的了解,似乎日本国内对“宅”有着严重的偏见,认为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东西,社会主流对“宅”存在着一种排斥的现象。然而在中国国内,对于“宅”却是比较宽松,社会主流也没有对其打击排斥。我想问问,同样是“宅”,在中日两国的境遇为何有着这么大的区别。(当然作为中国人,我对日本国内的了解也并不是非常全面和正确,如果“宅”在日本也一样实际并没有多受到打击排斥,那么“宅”在接下来的令和年会有怎么样的发展呢?)

  我在每学期的课堂上让同学做自我介绍,她/他们经常提到“我比较宅”之类的话,使我深刻地认识到日本宅文化的传播力量,或许在中国对“宅”没有排斥的感情,反而很普遍。不过现在在日本也没有特别的排斥,不像我年轻时代“オタク(otaku)”受到偏见。

  我记得过去“otaku”的代表是铁道粉丝,大部分是男人,喜欢拍电车、研究车型、爱看铁道的时刻表,都一个人默默地投入,无法找到朋友。当时没有互联网,只通过专业杂志等传统媒体的平台上交流,缺乏互动,圈子也有限。比如在学校男孩子的话,一般下课后都参加以棒球为主的团队体育活动,不然找不到很多朋友,女生都不理。

  不过社会越来越成熟,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人们的价值观越来越多元化,而且通过多元的社交平台,人们很容易找共同的爱好者并形成个化的圈子。我觉得重大的变化之一出现在于别界限的模糊,男孩子的形象都变了。之前喜爱运动的“体育系”受过非常欢迎,但后来流行“草食动物”这个新词,大概的意思是温柔、听话、不争,就像现在的“佛系”,恰恰接近宅男的特征。

  在这个社会变化中“otaku”逐步地得到正当的市民权,甚至享受了重大的发言权。我记得2006年自民党总裁选中,当时的麻生太郎首相,本人喜爱漫画,特意去秋叶原(“otaku”的圣地)做街头演讲,说“尊敬的otaku们!”,引起了好多媒体的关注。“otaku”的概念也随着人们价值观的多元而扩大,带着执着、专注、投入等积极的含义,喜欢收藏的人也属于otaku的群体了。

  我本人算是思想开放的人,可以接受很多新的东西,但骨子里无法对抗自己从小长大环境的影响,如果我的女儿带过来所谓的宅男作为对象的话,不会感到很舒服吧。

  原话题:我是华东师大中文系副教授魏泉,如何辨别“假语录”与“真名言”,问吧!

  老师,您好!现当代作家那么多,为什么发生在鲁迅、张爱玲、杨绛身上的“假名言”尤其多?与他们自身的文体风格有关吗?

  倒也不能说发生在这几位作家身上的假名言“尤其多”,只是跟他们有关的事例受到了比较多的关注和讨论。像杨绛百岁感言那个就很典型,辟谣的影响力赶不上谣言传播的速度。很多人唯一能记得的杨绛的名言就是“人生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好像是这样吧?)。但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不是杨绛说的,因为杨绛的文风不是这样的(杨绛的文风是一种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朴素和精美,网上流传的“百岁感言”则是一股文艺腔)。好的作家他们的文字就像商标一样,比如鲁迅、萧红、张爱玲、杨绛,如果你熟悉他们的作品到一定程度,假语录是骗不过你的,最多就是这句话说得很像张爱玲,这句话有鲁迅风……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假语录的流行跟读者的文化水准、趣味等等是有很大关系的。大家都缺乏辨识力的话,假语录就容易流传。有人出来辟谣了,说得有道理,谣言就偃旗息鼓了。要想提高自己辨别假语录的能力,最根本的解决方案就是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高雅趣味和语言敏感(就是多读书啊啊啊)。

  zanarray.length;zani++){ var obj = zanarray.eq(zani); var id = obj.data(id); var times = obj.data(praisetimes); var zannum = zancontroller.check(id); if(zannum){ if(times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2.htm